会员请 登录 新用户? 免费注册 服务热线:4000-222-113

今天是 欢迎光临火锅学习网官方网站!
主页 > 餐饮文化 >

当老外吃上了火锅 擦出的岂止是火花

时间:2016-03-27来源:火锅学习网作者:晓渝老火锅[文字: ]浏览:


“吃过火锅了吗?”“想尝尝火锅吗?”“喜欢火锅吗?”

我觉得,这几乎是很多人跟初到成都的老外朋友交流时的“标配”问题之一。如果得知对方还从未尝试过火锅的话,那么负责尽到地主之谊的人,请他们吃顿火锅,简直是义不容辞。

当然,因为中外饮食习惯的差异,尤其是西方人普遍不爱吃油腻麻辣的食物,或者不吃动物内脏,很多人对火锅的态度是拒绝的。

然而,也有为数不少的老外们,在品尝到火锅的美味后对其一见钟情。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想象,会催生出各种各样有趣的场景和花絮。

最近,一篇关于老外吃火锅的爆笑帖子在网上又传得挺热。在这些趣闻里,我发现了一个现象:火锅极富个性的吃法和油爆的味道,对许多习惯了西式饮食的老外们形成了普通中餐无法比拟的猛烈冲击,甚至用“颠覆三观”来形容也不为过!

当老外吃上了火锅 擦出的岂止是火花

故事一

猛蘸一口干碟

狂饮半罐凉茶

一筷子牛肉捻出锅,裹上一层红艳艳的海椒面儿,这位勇敢的女生立马狂饮了半罐凉茶,吐着舌头大叫辣辣辣!喘过一口气后接着又说:辣得舒服,我喜欢!

虽然是人就有好奇心,但也不要认为任何外国朋友只要来了成都,什么吃的都乐意尝试。但只要是我能做主,基本都会带他们去吃顿火锅。每次陪老外吃火锅,不仅仅是想分享美食——说实话,看到他们对我们大口吃辣的功力表现出发自肺腑的震惊与佩服时,我心里是很爽的。

所以我通常会在吃饭前,先翻出些飘满辣椒的红锅照片,来个“下马威”,然后再讲讲我当年在国外留学时,没有老干妈日子就过不下去的故事,以彰显麻辣对四川人的重要性。

最近又有一位老外朋友来蓉,抢先给我讲起了他们在北京吃火锅的趣事。“北京?有正宗的麻辣火锅吗?”虽然我明知道是有的,但仍要摆出一副本地火锅最原汁原味的优越感面孔。

这位朋友倒也不计较,说反正对于他来说,已经很够味儿了。还说到当时陪他同去的女性友人,因为服务员往锅里下菜时不小心,让油点溅上了这位美女的衣服,差点儿令她当场拂袖而去。老板出马道歉后,送上一盘手拉面,大师傅手舞足蹈秀了一手甩面条子的绝活儿,终于让大家重又喜笑颜开。

如果遇到的是那种本来就爱尝鲜的外国人,吃火锅的气氛就更欢乐。去年年底,两位来自以色列的朋友到访,我都还没来得及主动提出吃火锅,还在陪他俩逛锦里的时候,他们自己就先被火锅店里飘出来的香味儿深深吸引了。

当时正好也将近饭点,二话不说直接入座,上个鸳鸯锅。其中一位先是用手机对店内古色古香的条凳木椅、铁锅石灶一阵猛拍,我点完菜后,还给他们仔细解释了油碟干碟的区别,于是另一位马上表示要品尝一下干碟,并嘱咐那位爱拍照的同伴全程拍摄。

一筷子牛肉捻出锅,裹上一层红艳艳的海椒面儿,这位勇敢的女生立马狂饮了半罐饮料,吐着舌头大叫辣辣辣!喘过一口气后接着又说:辣得舒服,我喜欢!

只见她的额头上,汗珠已颗颗分明。

嗯,这应该是我个人见过的、最敢于尝鲜的一位外国朋友了。而且我坚信,她是真的爱上了火锅,因为她回国后不久,就发给我一张在家吃火锅的照片。原来,离开成都前,她特意去买了火锅底料,回国后接着吃。

忽然想起自己忘了问她,蘸的什么碟子了。(蕾蕾)

故事二

给他们上了堂

“蔬菜科普课

但凡我和另外一位中国同事夹过的菜,老外都要不甘落后地尝试一番。然后我们就能听到新一轮的溢美之词,在热气腾腾的火锅上方升腾。

在外企混了这么多年,想想自己陪老外吃饭的时候还真不少。人生中吃过的最难忘的一顿火锅,是和六七个外国朋友一起吃的。

那顿饭我吃得颇有点扬眉吐气,一方面为我国美食文化的博大精深洋洋得意;另一方面,老外的卖力捧场和由衷发出的赞叹声也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迄今为止,我只在两个地方如此密集地听到过老外使用“amazing(令人惊艳之意)”这个词,一个是大熊猫基地,另外一个就是火锅店里。

当晚,对那顿火锅无比崇拜的基调,从各式菜品端上桌时就徐徐展开了。杏鲍菇、木耳、莲藕……这些对于我这个从小在四川长大的人来说再寻常不过的菜式,对那几位外国朋友来说,足以构成一堂生动的“蔬菜种类科普课”。

每端上来一道菜,老外们就要偷瞄我的脸色,然后像个好奇心泛滥的小学生一样,探头探脑问一句:What's this(这是什么)?也是那顿饭,让我意识到自己在火锅专业词汇上的储备严重不足,在面对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菇类(金针菇、香菇、杏鲍菇……)时,我都只能非常生硬地翻译成“It’s a kind of mushroom(这是一种蘑菇)”。

每听一次这个词,老外们都会露出惊讶的神色,大概在叹服,中国人居然会吃这么多种类的蘑菇……

为了照顾老外的口味,我们点的是鸳鸯锅,微辣。开吃之前,我就一直体贴地提醒他们,红锅非常之spicy(辣),务必悠着点儿,他们也乖乖点头。但是,当辣椒花椒裹着各种牛肉、鱼片在红色汤底中卖力翻腾时,大家很快都忘了自己答应悠着点的承诺,纷纷动起了筷子。

最先动筷子的是个韩国朋友,后来我才知道,韩国人在食辣方面非常自信,筷子也用得顺,他夹了一块藕片,然后立刻以夸张的表情配合竖起的大拇指,狂赞太好吃了!其他老外也跟着效仿,藕片很快被干光……“哇,不得了!”“哇,好辣,不过太好吃了!”一边倒的赞扬之声不绝于耳。

肥牛卷、金针菇、木耳、香菜丸子、耗儿鱼……但凡我和另外一位中国同事夹过的菜,老外都要不甘落后地尝试一番。然后我们就能听到新一轮的溢美之词在热气腾腾的火锅上方升腾。

真的,那顿火锅之后,我就对全世界人民都越来越重口味这个结论深信不疑。那天吃完火锅回家,我还专门做足功课,查了毛肚、肥牛、各种蘑菇等一系列火锅菜品的英文单词,时刻准备着,下次陪老外吃火锅时对答如流。也是那次之后,火锅基本上成了我们公司招待总部员工的必备佳肴。(Iris)

故事三

没在一口锅里

见过这么多菜

“真的太辣了嘶嘶嘶……再帮我放点肉,放这边(辣的)!”看到他涕泪横流舍生忘死的样子,我的美食自豪感达到了顶峰。

我男友是比利时籍瑞典人,饮食方面一直健康清淡。但在他无意间尝过我泡的一碗麻辣牛肉面后,就开始对麻辣口味的中餐蠢蠢欲动。

终于在一个假期,他鼓起勇气,跟着我回了四川。

准备吃火锅的前一天中午,突然下大雨,我们被困在家里,也没买菜。他吃昨天超市买的面包,我准备冒雨去门口买份凉皮,出门前特地问了下他,要不要吃“白白的、凉凉的、拌着辣椒油的面条”,他说不吃。

于是我按照自己的口味加了很多醋和花椒油,顺便还买了份鸭肠。回去后,我叫他尝尝鸭肠,他宁死不屈,还叫我也不要吃这种恶心的东西,等雨停了一起出去吃饭。

我打算先把淋湿的头发洗一洗再坐下来美美享用,之前先拆开吃了一口解馋,然后就去洗头了。

当我满心期待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真是太天真了!面前一个大空碗,凉皮连面筋都不剩!

第二天,我带他去吃火锅,我负责点餐,让他自己去自助台调酱料。等他回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碗坨坨一样的东西,密度之高,让我不得不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嗯,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蘸酱的品种太多了,我都想尝一尝,所以每样都放了一点……”

当然,我们要的是鸳鸯锅,一半牛油一半清汤。他直夸锅太酷了,问我能不能给他爸妈带回去一个。没问题。

素菜拼盘上来了,男友指着香菜,问我这是什么草。“……一种能吃的草。”

然后指着茼蒿,又问我这个是什么草?“……这个名字我不会说。”

指着黄喉又问,“猪身上一种特殊的肉,很好吃!”我说。

之后,他几乎把虾滑、毛肚、豆皮、山药、蟹肉棒、牛肉丸统统问了个遍……最后感慨:生平第一次在一个锅里吃到这么多种东西,真是一个神奇的锅啊,一定要买一个带回国。除此之外,整个吃的过程就都是这些感叹: “嘶嘶嘶太辣了!!这不可能,这没法吃!”“啊啊啊太烫了! ”“但真的很美味啊,太刺激了太疯狂了!”“真的太辣了嘶嘶嘶……再帮我放点肉,放这边(辣的)!”看到他涕泪横流舍生忘死的样子,我的美食自豪感达到了顶峰。(冷明月)

故事四

外国老公吃嗨

本地媳妇辣倒

老爸的脸色一下亮了起来,眼中满是赞赏和惊喜。接着,翁婿二人开始了觥筹交错并“嘴不停蹄”的火锅之旅。

2014年,我和英国老公办完婚礼后,才第一次带他回了成都,看看我的美丽家乡。老爸想给这位洋女婿来个下马威,安排带他去吃一家以辣著称、正当红的老火锅,还下狠手点了重辣,被我苦劝才改为中辣。怎么说呢,我们全家都很能吃辣的,除了我。

对了,老爸还开了一瓶陈年茅台,准备“扬我国威”,表哥表姐嫂子姐夫等一群亲戚也跟着去凑热闹,摩拳擦掌,感觉就等着看新姑爷出丑一般。

来到桌上,看着那一大坨沉甸甸的牛油和一大包青花椒倒进锅里,我真心为老公捏了一把汗。

第一口肥牛进嘴,只见他瞪大了眼睛,我想坏了,会不会一口吐出来?结果,他大呼“Wow!It tastes amazing!(这味道太棒了!)”

老爸的脸色一下亮了起来,眼中满是赞赏和惊喜。接着,翁婿二人开始了觥筹交错并“嘴不停蹄”的火锅之旅。虽然老公的中文烂得不行,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对有限语言的充分利用,各种谄媚——“爸爸,这个好好吃。”“爸爸,茅台真好喝!”“爸爸真棒!”

啧啧,哄得我爸脸都快笑烂了。

我呢?锅子煮到后面,调料愈发入味,我辣得汗如雨下,直接叫了一碗白开水来涮菜,但是当晚依然跑了N趟厕所,就差去医院了。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啊,我老公呢?应该是投错胎去英国的四川人吧?(Mika)

花絮

■第一次带外国朋友吃火锅的时候,各种蔬菜、生肉和锅底端上来之后,大家特别天真地问我:材料上齐了,那这顿饭谁做?我笑嘻嘻地说:我做。于是大家纷纷向我投来了钦佩的眼神……

正式开吃后,他们纷纷表达了惊艳之情。我负责下菜,以及告诉他们什么时候可以捞了。令我惊艳的是:为了能快速吃到锅里煮好的肉肉菜菜(手慢的会被我和我的中国朋友不客气地捞走),原来根本不怎么会使筷子的几位老外,居然在一顿火锅的时间里基本掌握了筷子的用法,甚至还有一个人无师自通地把碗直接凑到锅边上,成功地捞了好几筷子火锅粉!

这件事令我坚信:人有无限潜力可以激发。

■三年前,有两位来自科特迪瓦的非洲裔客户到成都,晚上11点才到,饭店都关门了,只能带去吃火锅。结果这俩人爱死了,一顿饭要了四盘金针菇!之后几天每天都喊着要吃火锅。临走时领导吩咐:给他们买个鸳鸯锅,带回那边去。

■表姐在爱尔兰留学的时候,特别想吃涮羊肉,但是到处也买不到现成的羊肉片。后来她想了个办法:拿着冻好的羊肉,去问肉店可不可以帮她给刨成薄片,她付加工费。肉店老板娘态度不错,只是没有专门磨羊肉片的机器,用做培根的机器给她将就弄了,味道竟然也不错,姐姐后来又几次光顾那家肉店,和老板娘也越来越熟。

老板娘估计也是个爱吃的人,终于忍不住好奇,主动要求去看看究竟什么是火锅。于是表姐请老板娘到家里尝了一次涮羊肉,没想到产生了神奇的效果:在那之后一段时间里,每隔几天,老板娘便会自觉带着切好的羊肉片,准时出现在姐姐家楼下,满面笑容地等着吃羊肉火锅。

■我那位德国朋友第一次吃火锅的时候声明:不吃内脏。结果,后来他一个人可以吃三四盘鲜毛肚,最后还要用麻辣锅的汤底拌一碗白米饭吃。

■在外语学校上课时,有位美国教授(已经在成都生活了两年)说火锅是他最大的噩梦。我惊问原因,他说锅里东西吃完后,看到还剩半锅花椒辣椒,觉得不能浪费啊,得把汤喝掉!于是……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企业简介| 法律声明| 广告招商| 联系我们| 渝ICP备12004568号